第1014章 知己知彼,见招拆招_三国:小乔,把你姐叫进来
笔趣阁 > 三国:小乔,把你姐叫进来 > 第1014章 知己知彼,见招拆招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014章 知己知彼,见招拆招

  一时间,有主张增调兵力出击的,有主张让郭嘉张飞等人退回的,甚至还有建议放弃汝南把守南阳的。

  靠谱的、荒唐的,各种声音都冒了出来。

  赶来担任主将的马腾有些担心,道:“可调赵将军与高顺来,夺回失地。”

  半养老的老将朱儁亦道:“保守一些,也应调兵将,入驻其他城池,扼制敌军扩张之势,以稳军心。”

  “那不正中公达下怀?”

  荀彧摇头,面带笑意,道:“公达擅奇谋,我军出击也好,入守也罢,出动便是冒险,一旦落败,后果愈发严重。”

  “我军不动,只守平舆一处重镇,他即便攻取一些小城,又能如何?”

  “兵围平舆,尚要担心我南阳之兵;等孙权一倒,大王兵归,他除撤退之外,别无他法。”

  “而我军亏损的,不过是让他占了数日城池而已。”

  “不应战,便是破战之法,使他进不可夺汝南进南阳,退不可解孙权之危,徒劳而已!”

  荀彧一番言辞,让两个老将都将信将疑。

  在政治上,荀彧实权是很高的,甚至可以说是周野周忠之下第一人。

  但在军事上,他显露的并不多。

  不仅是两人,城中许多人都持怀疑态度。

  “传令南阳赵云、颍川高顺,各守己处。即便汝南当真失守,也无需来援!”

  荀彧将计划贯彻到底。

  命令传出的当日,曹仁麾下诸葛虔率领一支小部队抵达平舆城下。

  见平舆城高大坚固的城墙,敬畏退去,回告曹仁荀攸:“城门紧闭,百姓军士皆封在城内。”

  “城池高大,远胜陈留,纵有云梯也极难攀登。”

  “城墙多用岩石扩建,砌墙之法似也和我们有所不同,坚固异常。”

  这还只是他用肉眼看到的表现。

  曹仁惊讶,道:“原先平舆在袁术手上,可没有如此坚固,何以至此?”

  “有钱……”荀攸看了他一眼,扯开了这个悲伤的话题:“南阳颍川一带,可有援军过来?”

  “未见一处兵马在外。”诸葛虔回答道。

  “他们也做王八了?”曹仁郁闷。

  “这还是头铁王八。”荀攸语气都有些无奈了。

  “该当如何?”曹仁再问计。

  “继续分兵攻略,造成恐慌,看他能忍到何时!”荀攸不信邪,又问道:“张飞已去,城中主守之人为谁?”

  “暂时不知。”

  这情报部门就有点拉胯了,都交上手了,还搞不清对方身份。

  荀攸皱了皱眉:“务必查清!”

  曹仁分兵再进,攻夺平舆下方的平阳、固始一带。

  这些地方,已经是汝南腹地了。

  因接到平舆城中荀彧命令,各城县令、守军直接开了城门,提前撤走,在城门上贴安民告示:暂去,不日即归。这是告诉百姓的,还有告诉曹军的:暂借数日于尔等安身,知尔等贫困,府库中有些粮草,自取食之,勿伤百姓。

  曹军杀到,人都傻眼了。

  直接把城送了,这是什么操作?

  他们杀入府库,果然见到了少量粮草。

  看到这些粮草,他们开心不起来,反而觉得自己被侮辱了……

  各路将领,将消息传回。

  得知此讯,荀攸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  对方这个玩法,让他一肚子计谋没法好好施展。

  就像是奋力一拳,打在了棉花上。

  你不是想靠攻取小城来引我出击,瓦解我军心吗?

  别费劲了,我直接送你好不好?

  “知尔等贫困……”曹仁手里拿着一份告示,嘴角抽搐。

  临走还要炫一波富?还要扎一波我们的心?

  什么人啊这是!

  他抬起头,看向荀攸:“要不要继续扩张?”

  “不能了,那太危险!”荀攸当即摇头。

  平舆还没有拔除,如果自身力量太过分散,对方一下扑过来,即便主力招架的住,分到远处的兵很容易白给。

  “可还有计?”曹仁再问。

  荀攸沉默半晌,忽然苦笑一声:“我总觉得此人对我过于了解。”

  刘宠的国相骆俊带来了消息:“平舆城中,是荀彧坐镇!”

  “族叔?!”

  荀攸被惊住了,随后无奈摇头:“难怪……”

  难怪对自己了解的这么透彻,难怪起先情报没能摸出他的身份。

  毕竟荀彧是周野大管家,离开腹地,肯定是会掩藏一二的。

  曹仁起身,又张了张嘴。

  荀攸摆手:“将军不必问了,不甘心的话,也只能去平舆城下走一遭了。”

  “好!”

  曹仁拍案,道:“传令,进军平舆城!”

  “本将军倒要看看,这城有多坚固!”

  半日后,曹仁前军抵达平舆城下。

  荀攸出马,高声喊道:“族叔可在城中?”

  “公达别来无恙!”

  一声朗笑,荀彧出现在城楼上,叹笑道:“你我一别多年,再相见,竟显苍色。”

  荀攸目视荀彧,道:“别日叔为年少俊杰,今日何早生白鬓?”

  荀攸是荀彧的侄子,但却比荀彧大了六岁。

  “为君王生白鬓,是臣子之荣。”荀彧对答。

  荀攸沉吟片刻,忽道:“叔可还记得自家出身么?”

  荀彧身边,马腾朱儁都是眉头微皱。

  荀攸,提起了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jogzz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jogzz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