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58章 桑树中的奇迹,天命所归?_三国:小乔,把你姐叫进来
笔趣阁 > 三国:小乔,把你姐叫进来 > 第1058章 桑树中的奇迹,天命所归?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058章 桑树中的奇迹,天命所归?

  “自我下令收购桑树开始,兖州之地,多弃其他果树而栽种桑树。”

  “后因价高,幼苗我也照收不误,兖州境内的桑树有减无增,对也不对?”

  周野问道,众人纷纷点头。

  桑树价格高,但论起价值来说,比起粮食还是有所不如的。

  不如粮食,但比起其他果树,还是更让兖州人热衷。

  因此,兖州人保留粮食,废弃其他果树,纷纷选种桑树。

  又因桑树能迅速从南阳换到钱财,往往刚栽下去不久,又让挖出来卖了。

  毕竟,对于绝大多数的百姓而言,他们度日艰难,隔三差五就有困难,哪能等到桑树长成?

  刚种下去的幼苗的卖了,又去山上挖野生的,亦或者去大户家偷些来。

  在很长一段时间,桑树甚至具备了一定的‘钱币’属性。

  因气候原因,兖州之地,本遍地都是桑树。

  又因周野采购原因,导致现在的兖州,几乎看不到桑树。

  “可这与生机何关?”陆逊还是不理解。

  “你尝一个。”周野笑道。

  陆逊疑惑,听话的捻起一颗放在嘴里。

  酸酸甜甜,汁水丰富。

  这种果品个头很大,且富含淀粉和各种营养物质。

  当然,陆逊不明白这么多,其他人也各拿了一颗来尝,试图解开玄机。

  王平抓了一把,先塞了一个小个,接着一口全包了进去,吃的满嘴汁水,两眼依旧呆滞。

  “这……”

  “这能吃么?”周野问道。

  众人苦笑:“自然能吃?”

  “能当饭吃么?”周野又问道。

  陆逊当即摇头:“果怎能当饭吃?”

  “果怎么不能当饭吃!?”

  王平眼中终于有了灵光,第一个反驳他:“我们从益州走出来的时候,如果有人路上断了粮,人饿的就剩一口气了,若是能采到一堆野果,那气马上就顺了下来。”

  “人饿的快死时,身上开始发肿,果子一下去,肿可见的消了,能挺好长一段时间!”

  荀谌几人也是听的一愣一愣的。

  陆逊惊讶:“你怎知道?”

  “我饿过,也见过!”王平抬了抬下巴,终于在这群聪明人面前自信起来了。

  周野看了士族出身的众人一眼,笑道:“你们还是没挨过饿,所以被局限了。”

  “人到了要死的时候,泥都得往嘴里塞,何况果子呢?”

  “主公的意思,灾民可以用桑椹充饥?”贾诩问道。

  毕竟是聪明人,众人很快找回了方向。

  但似乎……有些简单?

  按照周野和王平的说法,任何果子都能让人充饥,为何偏偏选中桑椹呢?

  “其一,兖州桑树众多。”

  “其二,你们可知兖州近几年的灾荒,因何而起?”

  “旱灾!”诸葛亮道。

  周野捏起一颗桑葚:“那你们是否清楚,桑树的生长习性?”

  见众人还在沉着眉头思考,周野也就不卖关子了,笑道:“桑树耐寒,耐干旱瘠薄,适应几乎所有类型土壤。”

  “说白了,粮食干的长不出来,其他果子也难有收成。”

  “但它,可以。”

  众人恍然,有明悟之色:“所以,失去桑树之后,他们连最后的支撑也难了。”

  “可问题是,单凭桑葚,能让他们扛过去吗?”

  扛不去,结果还是一样的啊。

  桑树结果在四六月,下半年怎么半……率先想到这的诸葛亮,突然猛地一抬头。

  周野笑着丢出最后一个问题:“现在是几月?”

  “快十月了……”刚说完的郭嘉,愣住了。

  是啊,快十月了,怎么还会有新鲜的桑葚吃?

  “诸位要么忙着打仗,要么忙着政事,哪知这农桑之事?”周野摇了摇头,道:“唤任峻,让他备好车马带路,去最近的桑田看看。”

  “喏。”

  南阳城外,桑田被保护的很好,临近之地已有军士把守,外人不得轻易靠近。

  一块千亩桑田上,九月过半的季节,桑树上依旧结着丰硕的果实。

  面对一群疑惑的聪明人,任峻道出了答案:“自兖州大旱那年起,桑树便一年双结果,直至今年。”

  “竟有这等事!”

  众人彻底被震住。

  兖州大面积原生,又抗旱增长,一年双结果……这怎不是天赐之生机!?

  可惜,这生机,已被周野提前抽空,握在手中!

  众人想通了一点,却又震撼于下一点:未发生的离奇之事——“大王怎知桑葚双结果!?”

  因为我知道历史……

  《后汉书·献帝纪》载‘九月,桑复生椹,人得以食。’……

  气候反常至灾荒持续,而这种异事,也随气候变化而来……

  而且我知道后世桑葚产量惊人,亩产高达四五千斤……

  可这些,我能告诉你们么?

  周野背负双手,仰头看着桑树:“知天测地,以通晓人事之变,明世间之理。”

  贾诩、诸葛亮、郭嘉、荀谌、戏志才、陆逊……这些当世最靠前的聪明人,一个个被震撼的无言以对,唯有拜服。

  “大王真乃天命!”

  这不是天命,那什么是天命?

  天子的上天之子是吹出来的,大王这手段,倒像是真的跟老天有关系啊我擦……

  许久,陆逊才从震撼中醒悟过来。

  壮着胆子,道出最后一点疑问:“兖州人,就没有察觉么?”

  “第一年收桑树时,桑树尚未二次生长,他们不知。”

  “往后,大树几乎卖光,收的都是未长成的桑树,尚结不出果。”

  “再则,我一直开放集市,让兖州人买粮。”

  周野转过身来,笑看着他:“正如你一般,有饭吃,谁会去想着将这东西填肚子呢?”

  再则,桑树不成片,偶有一两棵老桑树成了漏网之鱼,也会被人们认为只是这头桑树怪异。

  谁能想到气候问题上来?

  原来如此……众人心服口服。

  只是,失去这天赐生机的兖州百姓,有些可怜了……有人动了恻隐之心。

  “任峻。”

  “在。”

  “把新鲜的桑果采摘下来,让人送到市内,和粮食一起用来接济兖州之民。”“告诉他们,只要愿来,不管来多少人,本王都养得起!”

  周野挥了挥手。

  任峻连忙抱拳,面露喜色:“喏!”

  往日他屯田,作用多在军中。

  而这一次,他的辛劳将用来挽救无数兖州生灵。

  意义,自然不同。

  周野摘下一颗果子放进嘴里,转身离去。

  维生素、葡萄糖、苹果酸、微量元素……这玩意用来续命比树皮强一万倍~

  咀嚼着口中的酸甜味道,周野也响起了曹操的一句诗,不由轻声念道:

  “生民百遗一,念之断人肠……”

  在他走远后,一群人依旧弯着腰,心中敬仰无尽。

  “大王口中所念,是忧心出现的画面么?”

  “若无大王,这只怕不只是一句诗而已……”

  众人叹息。

  很快,接壤的赈灾点出现了新鲜的桑葚,搭配着稀饭来喝。

  赶到这里的兖州百姓感恩戴德。

  “这东西可以揣一些回去。”

  商楼的人拿出一个小袋子,递给那些灾民。

  袋子很小,里面装着的是桑葚干——往日留下的。

  没多久,他们又赐了一些桑葚酒。

  饥荒饮酒,这太奢侈了。

  酒是需要耗费许多粮食才能酿出的,这在他们平日完全不敢想象。

  酒味带着甘甜入喉,一路澎湃而下,似乎因为灾荒积压胸中的困闷,都被一扫而空。

  虽一家只得一小竹筒,也足够让灾民们欢呼谢恩了。

  粮食按量分配,给的比较紧张,但桑葚给的很大方。

  两个搭配在一块,人们便能吃饱了。

  “哪来这么多桑葚啊?”

  “管那么多干嘛,大王给,咱们就收着。”

  “周王真是好人啊,若非有他在,兖州这次只怕要死绝了。”

  “有人咒他抬粮价,可粮食不也是他一直拿出来卖的吗?”

  “现在用桑葚赈灾了,或许粮食真的有缺啊……”

  各种各样的声音和猜测都冒起。

  很快,没读过书但具备农学常识的灾民们发现了问题所在:这个季节怎有新鲜桑葚?

  “我早先听梁国的人说,去年他们那就有一头桑树,九月还长果哩!”

  “那不是吹牛的谣言吗?”

  古人娱乐活动少,再加上大部分人都是文盲,乐趣主要来自于吹牛逼。

  吹的人过瘾,听得人也跟着瞎传,各种离奇的事都有。

  就这么点破事,谁会放在心上?

  再加上,之前南阳一直出售粮草,他们有的吃,更不会去关注了。

  “现在看,哪还会是谣言呢?”

  没几日,周野开放了沿边的几处桑田。

  他收了许多桑树,不可能当柴火烧了,只能找地方种植。

  百姓被允许采摘,但有一点:进入周野境内采摘桑果后,不准回去。

  兖州什么吃的都没了,人们已经顾不上了,越来越多的人拥向双方交界处,进入周野境内。

  兖州各郡内风声四起。

  “爹,快别撑了,再撑着命都没了!”

  一个小伙拽着守着祖坟的老父。

  饿了多日,老父只剩下一个皮包骨。

  两只眼睛发绿,盯着祖坟上长出的一根野藤,喉咙不时滚动着。

  不吃吧,顶不住了。

  吃吧,这毕竟是祖宗养分滋养出来的……

  “离了家也是死啊。”老人说话有气无力。

  “哪里会死,周王在沿边赈灾,只要走过去就有饭吃呢!”

  “粮价飞涨,肯定是缺粮了,他能赈十天半月,还能养兖州人半年不成?”

  饿的不愿动了,实在不行,就死在这吧。

  反正出去,也是没有希望的。

  “您可别糊涂了。”

  “周王那可不是一般人,您看这是啥!”

  小伙摸出几个讨来的新鲜桑葚,递到老父面前。

  老人眼睛终于出现了些许光,手像筷子似得连忙捻起,塞到嘴里:“哪……哪还有桑葚!?”

  “周王给的!”

  “他们说兖州灾荒之后,桑葚便开始生两季。”

  “起先周王有粮,就让我们用桑树换钱,再用钱买了粮草来吃。”

  “他自己拿桑树去种了,产的桑葚比咱们多多了。”

  “如今粮食有缺,不得已抬粮价,又将种好的桑葚一同拿出,送我们吃!”

  人们除了吹牛这个天赋外,还有瞎编。

  瞎编的好坏取决于他们对此人的看法。

  大众认定你现在是坏的,那就变着法的泼脏水。

  如果你确实赐下恩泽,那他们就用嘴给你镀上一层金。

  很现实,很纯粹。

  老父被惊地坐在坟头上:“天下还有这样的好事!天下还有这样的好人!?”

  “外头都在说,周王是天生圣人!”

  儿子用手遮唇:“隔壁乡的读书人说,汉室已衰,天降周王,就是来救咱们的!”

  老头伸出了手,拔掉了坟上的藤,塞进了嘴里嘎吱嘎吱的吃下去一截。

  可能是祖先赋予了他力气,马上蹭的站了起来:“走,去投靠周王!”

  不同的一幕,处处上演,方向却十分一致:

  人口,从曹操地盘,流向周野地盘。

  而且这种流动规模,有郡县走空的架势。

  各郡县官员和守将受惊,仓促之下,只能硬着头皮尽力阻拦。

  同时,上报曹操。

  郯城。

  曹操手里正拿着一截桑树枝。

  枝条上,结着桑葚。

  他摘下了一颗,放在嘴里嚼着。

  “这是好消息,桑复生椹。”第一个拿到桑葚,并送来的曹洪道。

  “坏消息?”曹操还在嚼。

  “咱们的桑树,早卖空了。”曹洪叹息:“周野用收的咱们的桑树赈灾,兖州之民倾巢而出,去投他了。”

  嚼着嚼着,曹操嚼出了眼泪。

  曹洪关心道:“是太酸了吗?”

  曹操深吸了一口气,伸手指了指门外。

  “再去给您拿点?”曹洪脑袋往前一探。

  曹操嘴唇上下一碰。

  “滚!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jogzz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jogzz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