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30章 狠辣赵妖,悲愤魏延_三国:小乔,把你姐叫进来
笔趣阁 > 三国:小乔,把你姐叫进来 > 第1230章 狠辣赵妖,悲愤魏延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230章 狠辣赵妖,悲愤魏延

  魏延提刀匆匆赶来。

  魏瑾手脚被捆,躺在地上,对赵妖唾骂不止。

  “贼娘婆!”

  “委身蛮夷的贱婆娘的,那些蛮夷怎不入死你?”

  “整日放荡!不知羞耻!我汉家竟生出你这不要脸的贼婆,实为我汉家之耻!”

  魏瑾知道对方要用自己胁迫魏延,故一心求死。

  赵妖显然也动了怒气,冷笑起来:“汉家人?你当我稀罕做你们所谓的汉家人?”

  “交州本是南越之地,我等本是南越之民!”

  “汉家暴政侵略,使我南越沦丧,正欲复国讨汉!”

  魏瑾一听大笑,随后冲着她呸了一口:“我说怎这般贱!原来是蛮夷,狗都不入的蛮夷!”

  赵妖嗤笑:“阁下自持汉人身份高,却不知汉人中有多少人觊觎于我。”

  “那些人连狗都不如!才会舔你这烂屎!”魏瑾丝毫不服弱。

  赵妖大怒,一脚踩在他胸膛上,弯下腰来,狠声道:“你瞧不起我,却做了我阶下囚!口口声声说汉人了得,可梯田上那群汉人也畏缩不敢出,哪里了得?”

  “这就像你祖宗窃取汉地自立一般!串通多方蛮夷,袭我一方之军,也能让你爽快?”魏瑾咧嘴,也冷笑起来:“让没出息的蛮夷玩多了,果然愈发下贱浅薄起来。”

  赵妖一手提起他衣领,喝道:“来人,给我把他舌头割下来!”

  “是!”

  左右一拥而上,将魏瑾嘴撬开,将舌头割去。

  舌头被割,魏瑾口中含糊不清,囫囵大骂,鲜血滴滴而落。

  ”放开他。”

  赵妖冷笑着走了过来,看着魏瑾:“本事没多少,也就这张嘴厉害了。如今舌头都割了下来,你还能怎样?”

  魏瑾目光通红,如同泛红,手脚被束缚无法搏命,只能冲身向前一撞,恰中赵妖怀中,同时一口咬了上去,牙齿如闸刀般合并。

  “啊!”

  赵妖再强悍也是女性,要害被袭击还是发出惨叫,抬起的手都痛的阵阵无力。

  左右连忙一拥而上,将魏瑾扯开时,赵妖胸前已殷红一片。

  她又手捂着,气的浑身发抖。

  这娘们历来有事也不见慌张,将自己的情绪都遮掩于放荡之下,看来今天是真的恨上了。

  “将他的牙全部敲掉!”

  “贼婆娘!”

  魏延遥远看见,大声怒喝:“且将我的人放了,本将和你战一场!”

  “缩头汉男也敢出来了?”赵妖冷笑,道:“要战可以,敲了他的牙再说,动手!”

  “是!”

  左右用刀柄石头,冲着魏瑾嘴巴砸去。

  魏瑾不曾痛呼,只是赫赫的笑着,眼神狰狞的盯着赵妖的伤口,眼神戏虐而狰狞。

  若是他还能开口,必是品尝之后的深度侮辱。

  赵妖怀着怒气入帐,在伤口处上略做处理,换了一身软甲,提着铁矛出门。

  “魏延,下来让我试试你的身手!”

  这女人信心不是一般的足,直接策马过来、

  魏延怀揣盛怒,拍马舞刀,从营盘上杀了下来:”说话算话!”

  “自然,你只要能活着回去,我便放你们走!”

  赵妖铁矛一挺,迎了上去。

  魏延打架素爱划水,但今日怒意极盛,全力挥刀。

  谈不上什么古法与否,刀起刀落全是杀伐之气。

  赵妖虽然是一介女流,但论起身高体型远在一般男人之上。又能以女流之躯横行南部诸国之间,并为魁首,岂是简单之辈?

  二人鏖战至三四十回合,赵妖手臂发软,心中暗惊:这魏延确实了得!

  心知久战必失,她拨马回转,魏延大声道:“你已输了!”

  “谁言我输了?”赵妖扭回头,抖了抖手中铁矛:“可听过回马枪?你不来追,胜负怎分?”

  魏延怒极而笑,一打马追来,赵妖却大喝一声:“弓手上前!”

  弓箭手悉数向前拥去,抛射平射皆有。

  魏延连忙挥刀遮拦,左臂之上还是中了两箭,拨马急往山上走去。

  魏延走出箭矢范围,方才回头大骂:“言而无信!”

  “那又如何?”

  赵妖妖艳的脸通红,不知是因为酣斗所至还是之前的怒气未消。

  魏延拿她没办法,只能道:“不指望你让开路来,且将人放了!”

  “你说此人?”她用铁矛指着魏瑾。

  “是!”魏延点头。

  赵妖忽地一进,铁矛贯穿魏瑾咽喉,鲜血喷溅而出。

  她将枪抽出,冷笑的看向魏延:“尸体你要么?”

  “啊!”

  “魏瑾!”

  魏延悲怒欲狂,提刀再次冲下来。

  弓手排列而出,继续释放箭矢。

  山上军司马赶紧鸣金,催魏延归营。

  魏延回营之后,悲怒未休,不顾伤势组织人马,准备是夜冲赵妖围堵营盘,将这女人毙杀。

  然而魏延并未得逞。

  对方营盘相连,魏延要从内突破非常难,他和所部已经成为了困兽。

  在丢下数百具尸体后,魏延无奈退回山上。

  粮草越吃越少,士气越来越低,减员也在加剧……

  击退魏延之后,赵妖等人也展开议事。

  越乡知赵妖负伤,但那部位过于敏感,一时也不知如何安慰。

  “掉了块小肉罢了,不足挂齿。”

  好在这女人够强悍,自行揭过:“魏延虽未能杀了,但这魏瑾的人头也勉强可用。”

  越乡心一凛:看来对方还是要坚持之前的想法。

  “报!”

  “扶南、林邑援军已抵达九真郡,两国主亲自坐镇后方!”

  一则新的消息送来,向越秀传达了林邑、扶南两国的决心。

  四方联手,两国全力支持,赵妖态度更是坚定无比,越秀也不敢多做犹豫,于是点头答应下来:“那便将人头送去吧。”

  “当再派使者,告诉汉廷和所谓周王,我们有哪些要求!”

  赵妖一直冷着脸。

  看来魏瑾对她的伤害不是一般的大。

  他们将魏瑾人头用石灰硝制,又安排好使者,前去南阳之地传达自己的态度。

  同时,他们也没忘了给重要盟友曹操送去捷报。

  九真郡,就在交州中心交趾郡以南。

  大量异国人马抵达此处,国主未加遏制,纵容部下劫掠城池乡里,让不少交趾人也开始慌了。

  他们之前反对士燮,扶持越秀,那是因为畏惧周野势力。

  但现在两国人马杀到,看表现似乎还不如周野势力……

  毕竟周野讲规矩,是先谈好再讹你,而这群人则是直接动手抢。

  据说,在更偏远的一些地盘,他们会奴役抓来的汉人……

  就在他们困惑的时候,九真日南两郡的大族给出了解决之法:加入他们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jogzz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jogzz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