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5章 黄家立场,暗收甘宁_三国:小乔,把你姐叫进来
笔趣阁 > 三国:小乔,把你姐叫进来 > 第275章 黄家立场,暗收甘宁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75章 黄家立场,暗收甘宁

  三人被驱,又不能迅速离去,而是被困在驿馆之中。

  黄祖面有怒色:“我等心怀诚意而来,却遭他这般对待,着实可恨!”

  “黄家真心投靠,他却毫不领情,着实狂妄!”

  这样送上门的好事,结果反被打脸,让黄祖觉得丢人无比。

  人说热脸贴了冷屁股,自己这是热脸贴上去被周野抽了一巴掌,如何能忍?

  黄承彦则陷入了沉思。

  黄家的算盘很简单:骑墙再靠强。

  江夏之地,从地域上而言,是属于荆州,当归刘表。

  但周野奉先帝遗诏,割此地而为国土,亦合法理,刘表硬夺,到是刘表先坏了规矩。

  但刘表有的选择吗?

  没有!

  第一,周野将荆州之地的太守位给了自己部下,这就明摆着要吞下刘表的地盘了。

  至于原因,或是因为荆州富裕,或是因为刘表参与了番须口之战。

  双方矛盾,本就不可缓和,所以无论是刘表在南阳出手,还是谋夺江夏,都是必然的。

  第二,江夏是荆州的东面门户,战略要地,扼住江夏则可以凭借长江天险挡住冠军侯国。

  而江夏一失,半边天险落入周野手中,岂不见他从南阳走江夏,再回庐江,大摇大摆,哪有半点忌惮。

  要是江夏是刘表的,哪有这样的好事?

  襄阳和江陵都在江夏隔壁,如果周野发兵打来,刘表连治所都没法守,只能抱头鼠窜。

  既然双方之间不可缓和,而江夏黄家不想自己成为斗争的牺牲品,那就只能设法将自身利益最大化。

  所以他们来见周野:只要周野答应了这些条件,保留江夏黄家的利益,他们便站在势力强大的周野这边。

  至于和刘表集团的关系……哪有利益来的重要?

  现在周野拒绝了,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,自然毫不犹豫的倒向刘表!

  帮助刘表,夺回江夏,就是他们接下来唯一一条可以走的路。

  “冠军侯不给活路,我们别无选择啊。”黄承彦叹道。

  不给太守,就是不出让政治利益;不帮忙继续包庇人口、兼并土地,就是不给经济利益。

  钱和权都没了,黄家跟着周野吃屁啊?

  “世人之言不假,周野虽出身世家,行事风格却早已背离了世家原则!”

  黄祖愤慨无比:“普天之下,除皇族之外,袁家为当世第一阔!”

  “即便如此,袁本初也从未想过吃独食。”

  “这周云天狼子野心,但凡他的地盘,就要他说了算,谁能容他?”

  “我倒要看看,他能狂妄多久!”

  黄祖怒气难消,在屋中徘徊。

  “既然驱逐我等离去,为何又不放我们走!?”

  苏飞叹道:“冠军侯派人传话来,说等兴霸领完了刑罚,让我们一同带回去。”

  “带他回去作甚!?”

  黄祖一听越发来气。

  “我黄家在荆扬之地何等名望,却错用他一个锦帆贼,今日为周野识破,使我等在诸士面前丢人,皆因此贼!”

  “不如丢入江水之中溺死,以全我名!”

  “不可!”黄承彦立即摇头,道:“如此作为,恐失人心。”

  三人在此等待,而周野却来到甘宁受刑之处。五十军棍,在马云禄提示后,减轻处置。

  饶是如此,疼痛和伤势依旧。

  甘宁心里却有些奇怪:打军棍是个细致活,同样五十军棍,有的可以只伤皮肉,有的便伤筋骨,而有的可以直接把人命给打没了!

  今日自己看似受罚重,但都是皮外伤,这让甘宁想不通。

  自己冒犯冠军侯,结果就做个样子打一顿?

  “甘兴霸,本侯打你,你可有怨言?”

  不及抬头,门口立着一道高大的影子,遮住了外面的光。

  甘宁一惊,慌忙穿好衣服,单膝下跪。

  “甘兴霸有罪,今日得侯爷宽恕,已感激无比,岂敢有怨言?”

  “那就好。”

  周野含笑点头,道:“华神医,将药给他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华佗背着药箱走了进来,取出一黑一白两个药袋。

  “黑袋中的药外用,白袋中的则内服,伤势会好的快些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甘宁越发糊涂,只能行礼拜谢:“多谢冠军侯大量,多谢神医!”

  周野一摆手,笑道:“你知本侯为何要打你这五十军棍吗?”

  “甘宁有眼无珠,前番冒犯侯爷和夫人,自然该打。”甘宁道。

  “不,你错了。”

  周野摇头,道:“不知者无罪,区区小事,本侯如何会怪罪于你?”

  “之所以要打你,是打给黄祖看得。”

  甘宁既感激又疑惑,一面欣喜答谢,一面不解的看着周野。

  “刘表手下之人,皆是荆州本土世家豪族,或是他家亲属。”

  “你本在南阳,而后流窜于蜀地,最后才到了黄祖手上,他岂能重用于你?”

  荆州集团有个非常明显的特点:排外性。

  甘宁祖籍在南阳,但因为自身流窜,过往不干净,又没有大背景,理所当然的被瞧不起。

  甘宁失落般点头。

  “黄祖、刘表,皆不识兴霸之大才。”

  “今日本侯给他替你求情的机会,却不发一言,着实让人心寒。”

  周野摇头。

  甘宁低头开口,带着万般无奈:“宁悔于当初之为,有建功立业之心,寄人篱下,只能忍辱。”

  “那兴霸觉得,在黄祖手下,能否建功立业?”周野问道。

  “黄祖本不用我,今日之后,恐更难也。”甘宁摇头叹气。

  周野笑了,道:“那若在本侯手下呢?”

  甘宁眼睛一睁,难以置信:“宁出身草莽,又是戴罪之身……”

  “英雄不问出处,建大功岂拘小错?本侯正缺一水军大将,兴霸若愿投我,日后江夏水师,就要多多劳你了。”

  说着,周野取出一封任命书,交付甘宁。

  “若是愿意,贴身藏好,来日再取大印。”

  甘宁阅毕大喜,浑身颤抖,双膝跪地,叩首于地。

  “宁本死罪,得侯爷宽恕,已是恩同再造!”

  “今又赐如此机缘,给我一水贼如此前程,宁必以死相报。”

  “若违此誓,葬身于长江鱼腹!”

  中午回来写了一章,下午还得考试,定时三点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jogzz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jogzz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