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3章 寇家诈降苏代,蔡瑁兵发江夏_三国:小乔,把你姐叫进来
笔趣阁 > 三国:小乔,把你姐叫进来 > 第333章 寇家诈降苏代,蔡瑁兵发江夏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333章 寇家诈降苏代,蔡瑁兵发江夏

  魏延愤然,拨开众人,夺路冲向自己大刀所在。

  一把提在手,欲来斩寇锏泄愤,又见人越发多了,只能往侯府外杀去。

  寇封奉父命追上,也战他不下。

  魏延一路出了府门,纵刀砍死门人,夺了马匹。

  忽门上射下箭来,正中左臂。

  “魏延受死!”

  寇锏家将大喝,冲杀过来。

  魏延中箭,无名之火越怒:“当我魏延好欺不成!?”

  心以狠,手一辣,将来人斩成两半,血泼了寇封一脸,带箭而走。

  “不能让他逃了!”

  “传令下去,封罗县城门,差人捉拿!”

  寇锏怒道。

  “喏!”

  魏延带箭奔走,至城门下,挥刀直冲门下。

  那城门还没来得及关,守军将士也不知缘由,便喝令问话。

  魏延不答,上去就是一刀,杀开城门冲出。

  “往北是汨罗江,可渡江脱身!”

  魏延杀了人,又夺了一口刀挂在腰上。

  至水边,呼来一船家。

  船家听到人喊,将船靠过去,又看那人提刀中箭,害怕惹祸上身,转舵又逃。

  魏延大怒,打马冲去,半途将马揣入水中,一跃登船。

  渡船小,让他一踩,险些翻了过去。

  船家吓得面色一白,手持一鱼叉来驱赶魏延。

  咔!

  魏延抓住他的鱼叉,一把撇断,捏住咽喉将他提起,厉声开口:“乱世之中,人命如草芥。

  本当杀你,但念在我主冠军侯仁义待民,饶你狗命!”

  言罢,将人丢在江中,自己一撑船,往对岸逃去。

  魏延是义阳平氏人,靠山临水,后多走荆州寻找出息之处,练就一身本事。

  真的是往北可马战,走南可水战,无所不通。

  平日打架留三分力,逃命时才有力气!

  带箭撑船,又提刀防备,往对岸去。

  “魏延休走!”

  没走多久,上方几艘战船追来,箭矢如雨飞来。

  魏延一声大吼,将箭头拔出,带出大片血肉。

  一手挥刀拨箭,一手撑船逃生。

  见战船越发近了,魏延看看岸边距离,丢了大刀,一纵身跳入水中。

  扑通!

  水花溅起,魏延也不抬头,一路潜水往岸边游去。

  战船上众人瞧不见他,乱射一阵,也将船往对岸去,穷追不舍。

  汨罗江上波光粼粼,也看不清下方冒出的血色。

  魏延找偏僻处靠岸,取腰刀斩人夺马,一路往江夏境内逃来。

  寇锏的追兵始终跟在后头,追过一段陆路后,魏延路过洞庭湖旁,洞庭湖水营又分出一部人马来追他。

  一路奔逃,身上有伤,衣服都是湿的,魏延又累又饿,狼狈无比。

  “魏延休走!”

  “你本是荆州人,竟敢投敌,罪不容诛!”

  众人大喝追赶。

  魏延一路跑一路杀,到了长江边上,人困马乏。

  回头看去,又数百人策马追来。

  手中短刀,早已砍缺口了。

  “好马不吃回头草,魏延宁死!”

  魏延可不会自刎,转身就要跳长江碰碰运气。

  靠着江夏方向,一排战船放了下来。

  船头站着一人,白衣傲立,烟斗横在手,大笑道:“将军辛苦,速登船吧!”“不用死了!”

  魏延大喜,丢了马上船。

  郭嘉将人接过,手一挥,箭往岸上射去,逼退追兵。

  等到蔡瑁听到消息派战船来,郭嘉的船早已走远。

  “将军辛苦!”

  周忠托着一个盒子走来:“这里头是太后赐的衣服,快些换上。”

  魏延接过,哈哈大笑:“不枉我死里逃生走一遭,值了!”

  这可是极大的荣耀,这衣服能传给后辈吹上八辈子。

  来不及换衣,躺上床让大夫来疗伤。

  他这才纳闷的问道:“军师,看你的样子知道我要落难?”

  “自然知道。”郭嘉笑着点头,道:“是我让寇锏杀你的。”

  魏延听了,差点从床上蹦起来…

  罗县,寇封也满是不解。

  “你看了此信便知。”寇锏将信交给寇封。

  “罗侯身在长沙罗县,为苏代所忌,身边必有苏代之人。

  见此信后,即刻下令斩杀魏延,以获苏代信任。

  若嘉所料无差,苏代将用兵于江夏,逼罗侯同出力;

  罗侯姑且答应于他,等到动兵之时,便举刀策应,斩杀苏代;

  彼时魏延将再率军至,与罗侯里应外合,夺下长沙!”

  寇封大惊。

  寇锏打开信封,见里头还藏着一张纸,里面说的是如何合作,斩杀苏代的细节。

  寇锏将寇封看过的那份烧了,带着这封信和寇封赶往临湘,去见苏代。

  苏代本就发信逼他站队,又听闻他要斩魏延,今带着郭嘉的信来投,登时大喜。

  “有罗侯相助,大事可成!”

  蔡夫人娇笑,道:“听闻罗侯膝下有一子,甚是枭勇,可否引来一见?”

  寇锏即唤寇封来参拜。

  “愿为夫人做先锋!”寇封抱拳道。

  蔡夫人一听,咯咯娇笑起来,道:“好好好,那我就拭目以待,看小侯爷如何驰骋!”

  “罗侯且归罗县,提家中精锐,等洞庭湖水兵出发,便来响应!”苏代道。

  “好!”寇锏父子离去。

  苏代极满意,笑道:“看来罗侯都认为冠军侯将再无南方了。”

  所以这才果断站队!

  他转向蔡夫人,伸出手来。

  “兄长太急了。”蔡夫人媚笑一声,将他的手推开:“兵出长沙,我便依你。”

  “我看妹妹一人在此,空虚寂寥,也想好好驰骋一番!”苏代只觉如百爪挠心,恨不得早日出兵。

  蔡夫人一愣,忽而娇笑起来。

  “兄长怎与孩子争风?”

  说着,扭着身子走了,她要把这里的消息传给亲哥哥蔡瑁!

  “苏代答应,罗侯寇锏也愿相助!”

  “时机到了!”

  蔡瑁阅毕大喜,即刻下令黄祖:“出发,兵讨江夏!”

  “然!”

  黄祖含笑点头:“朝发洞庭湖,夜宿冠军府!”

  蔡瑁以黄祖为先锋,领战船一百五,快船三百,楼船一艘,共水军一万五千人,兵发江夏!

  又以苏飞为副将,甘宁只是苏飞手下一头领。

  蔡瑁自统大军在后。

  凌晨三更天用饭。

  起帆、擂鼓、出发!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jogzz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jogzz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