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0章 祢诸马相会,喷道巅峰之战_三国:小乔,把你姐叫进来
笔趣阁 > 三国:小乔,把你姐叫进来 > 第500章 祢诸马相会,喷道巅峰之战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500章 祢诸马相会,喷道巅峰之战

  倚天剑光烁人,更兼马超凶名天下知,众人都被吓了一跳。

  反观祢衡,却是面色如常,大笑愈响。

  “冠军侯畏惧真言,欲杀我灭口耶?”

  这人一开口,周野就知道他是谁了。

  也不动怒,暂将他无视,而对向朗等人道:“刘表意在求和,却差此人来污言秽语,是何意?”

  祢衡上前一步,挡在向朗等人前头,高声道:“祢衡口吐真言,乃天地清明之语,何谓污言秽语?冠军侯指白为黑,是为心怯也?”

  “侯爷天下英雄,你开口即辱没于他,也敢自夸天清地明?”诸葛亮初次开口。

  祢衡目光扫来,有讶异之色:“冠军侯麾下无人?怎使一小儿开口?”

  “本侯麾下文有郭嘉、荀彧、戏志才、贾诩等人,智为天下一绝,武有赵云、马超、张飞、黄忠、许褚、魏延之勇,何以称无人?”周野带笑摇头。

  祢衡大笑,讥讽道:“鬼谋郭嘉,实为色中饿鬼、醉酒狂徒,可使之青楼念白、侍寝贵妇;荀彧受帝托而无力履帝命,不如罢去相位,送往看坟守墓;

  戏志才病恹之才,大可阉割去势,投之后宫为内宦;贾诩心肠毒辣、无德无品,宜守茅坑,以免为祸天下。

  赵云心细却无大智,可使穿针绣花,不辱银枪;马超锦面狼心,可为断袖男宠,鞭挞调教;张飞心黑面丑,可用杀猪宰牛,以免他人耻笑;

  黄忠半老匹夫,当赶入苍山作樵夫,好过老死阵前,延误军机;许褚粗而无谋,可遣入乡野替驴拉磨,尤胜牲口;魏延盗妇之贼,天下笑柄,不堪入言!”

  铿铿!

  等他话说完,席间拔刀之声大作。

  魏延许褚就在侧边,一听这话目吐杀人之光,单是那眼神就能将人天灵盖掀飞出去。

  蔡瑁等人吓得满背冷汗,暗责蒯良不已。

  就算要找个能说的,也要知道个度啊。

  这位爷爷什么话都敢说,拿自己的命不当一回事不打紧,可蔡瑁等人可不想给他陪葬。

  周野眸子一扫,以眼神制止众人。

  批准祢衡等人过来,还让他们带领百姓和家人过来,是周野自己的意思。

  开了这个口,因为几句话把人宰了,那比单纯的宰了祢衡影响更大。

  动手不行,但斗嘴可以,马超剑归鞘,第一个顶了上去。

  “满嘴屁话!”

  “开口若悬河,实则妒才之语!”

  “除了这张臭嘴,你又有多少能耐?两军之后,运筹帷幄,郭荀戏贾胜你百倍!”

  “两军阵前,跨马持枪,我不需用手,都能挑你满门!”

  马超将倚天剑冲着祢衡丢来:“你且拿着,我空手试试你的本事。”

  “清白之人,岂和匹夫斗勇?”祢衡侧身躲开。

  “天下之才,归于文武,阁下大言不惭,藐视人杰,又自修何道?”诸葛亮起身发问。

  “修清白之道,修天地之心。”

  “何谓清白之道,何谓天地之心?”诸葛亮再问。

  “坦诚人前,不虚不伪,是为清白之道。”祢衡昂首道。

  “屁话!”马超怒笑,道:“你这哪是清白之道,这是小娃娃都知道的做人基本。你年岁不小,一张狗嘴口气甚大,狂吠半天,底气就是这娃娃之道?”

  祢衡眉头微皱,不悦的看了马超一眼,讽刺道:“果是凉州匪贼,不通圣人之言。”“圣人曰‘质胜文则野,文胜质则史。文质彬彬,然后君子。’今闻阁下之言,见阁下为人,似不通圣人之道。”诸葛亮立马接上了。

  “哈哈哈!”祢衡忽而大笑,袒露外袍,一拍胸膛:“为人之道,怎可拘束于古人之言?所谓不虚不伪,实用最是紧要!”

  “说的好,实用最是紧要!”马超也笑了,冲着祢衡一招手:“那你过来,你我验证一番,是嘴紧要还是拳头紧要。”

  “你若是不敢来,那便违了你所说的实用之言。”

  “言而无信,便不算男人!面对挑衅退缩不前,也不算男人!”

  “你是士子,也学过六艺之道,骑射皆通,一面讽刺他人,一面却畏缩不前;这猥琐之道,是你师教你的还是你父亲教你的?”

  “你来不来?”

  面对马超的挑衅,祢衡冷冷一笑,不予理会。

  “不说话,又无动作,是你爹死了还是你师死了?”

  “他们若是没死,请他们过来,为我们讲解一番这猥琐之道。”

  “他们若是死了,你指明坟墓所在,我替你去刨出来,借骨求道!”

  祢衡眉头跳了跳,哗的一下扯开衣服,露出干瘦的胸膛。

  “祢衡不惧死!”

  “尔等污秽之人,不懂清白之理,那便以剑刨我胸膛,于真血中见理吧!”

  “你口出狂言,今祢衡袒露在此,敢来否!?”

  说着,他挺着胸膛,还往前踏出一步。

  “如你所愿,我挖了你的肠子喂狗!”

  马超那小爆脾气哪里能忍,一步往前,却被周野抓住。

  周野看着他摇头:“不可动手。”

  马超恨恨将剑归鞘,指着祢衡的排骨忽然大笑起来。

  “祢衡,就你这幅糟蹋样,莫说是做男宠,就是丢到粪坑里,蛆都不啃你一口!”

  “排骨根根,丑陋至极,这般作为,真是卖丑于人前!”

  汉朝可是很看重外貌的。

  士人尤甚。

  攻击一个人长得丑,那是极伤自尊的。

  周野也看出了祢衡的路子,马超说的没错:碰着流氓讲大道理,碰着讲大道理的耍流氓,一手一个标准,加上不怕死(这个真的服),堪称最难缠的杠精。

  你要是杀了他,他就带着两个标准其中之一,溅你一身血,让你发臭。

  黄祖就因为杀了祢衡,粗鄙、无谋、妒才、不能容人的一个大老粗土鳖形象就跟他绑定了。

  祢衡冷笑,道:“堂堂大将,只会嘲笑他人外相?”

  “不错,我就嘲笑你长得丑!”

  “獐头鼠目!尖嘴猴腮!丑的不堪入目!”

  “如你这般长相,为断袖男宠尤让人恶心!”

  “身孱如柳,体弱不如鸡!”

  “似你这般,怎算得上是男人?纵为贵妇之玩物,尤且难举!”

  “丑就算了,还丑的让天下人皆知。”

  “弱也算了,还弱的在人前卖弄。”

  “文不能文,武不能武,做男人无力,做女人太丑。”

  “你还作甚人?还说甚为人之道?!”

  说完,马超还呸了一口。

  “丑东西,碍眼!”

  “你就是妒忌我!”

  “你要是不认,我们便一旁试一试,让诸位做个见证!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jogzz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jogzz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