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0章 降不住的女人,吕玲绮夺印_三国:小乔,把你姐叫进来
笔趣阁 > 三国:小乔,把你姐叫进来 > 第520章 降不住的女人,吕玲绮夺印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520章 降不住的女人,吕玲绮夺印

  “攻城的没本事攻不下城,守家的没本事守不住家。”

  “一群没用的男人做不成事,把老娘卖了就有用吗!?”

  女子身材极高,身着细红甲胄,一双长腿逆天,腰肢纤细,一张英气俏脸。

  此刻剑眉倒竖,带着不忿和怒意。

  “小姐……”

  门板底下挤出两颗脑袋,写满了难色:“小姐,这事不是我们决定的,您还是高抬贵脚吧。”

  “自古以来婚姻大事,父母之命,要以大局为重啊。”陈宫坚持道。

  “哼!”

  吕玲绮怒极,脚再一沉,疼的两人哎呦一声。

  “打仗就打仗,结盟就结盟,怎么做都可以。”

  “但要拿老娘去当牺牲品,我绝不答应!”

  吕玲绮转身,负气而出:“告诉吕布,这事没得谈!他要是不行就趁早给人投降,他敢牺牲我,我就没他这个父亲!”

  “小姐!”

  两人从门板底下爬了起来,对视叹息。

  “如何是好?”王楷问道。

  “奉先对此事态度如何?”陈宫反问。

  “主公的意思……不管如何,都要将她送去渤海,让袁绍出兵。”

  “既然如此……”陈宫下定决心:“告诉夫人,里应外合,今夜将小姐绑了!”

  “只能如此。”

  两人找到严氏商议此事。

  “这怕是委屈了她。”严氏有些不忍。

  “夫人,袁家四世三公乃海内第一望族,嫁给袁家公子,怎会委屈了小姐呢?”陈宫劝道:“小姐迟早要嫁人,送去袁家是最好选择。”

  严氏最终答应了下来。

  陈宫提议将吕玲绮的贴身女侍换成男子装扮,等夜里她睡着了,再将其拿下。

  虽然手段黑了点,但也是没办法的办法。

  是夜,吕玲绮一人坐在房中喝着闷酒。

  “一群没用的男人,早说了让我上战场又不准!”

  朱红的小嘴张开,猛地闷了一碗酒。

  “对了!”

  那双美目突然亮了起来,似想到了什么。

  “如果我去击退中山国的来敌,再去帮忙打破晋阳,不就一切问题都解决了吗?”

  “明日就去找陈公台要人!”

  她兴冲冲的站了起来,很快热情又跌落下来,俏脸一垮:“那老家伙一定不会给兵马给我,真是烦……”

  她在房中来来回回的走着,嘀嘀咕咕说了大半夜。

  门外趴着的人都要困死了。

  总算等到她喝完了酒,又去沐浴回来,才算老实的趴在床上睡了。

  “小姐。”

  “小姐?”

  门外的人喊了两声,不见回应,这才放心的将门推开,走了进去。

  四个身材颇壮的士兵,两人持绳,两人上手,按向床上的人。

  毕竟对方身份尊贵,动手的两人怕伤着吕玲绮,没敢用力。

  岂知一接触的刹那,吕玲绮美目一睁,怒叱道:“你们好大的胆,敢半夜来占老娘的便宜!”

  “快动手,她醒了!”

  四人顾不得许多,抓手的抓手,抓脚的抓脚,拿着绳索的直接往上捆。

  “闪开!”

  吕玲绮娇喝一声,一脚揣起被子,反手抓住两个士兵就往墙壁上砸去。

  砰砰!

  两声响,一层灰落下,两人趴在地上哀嚎。

  剩下两人惊吓后退,连忙解释道:“小姐,我们没有恶意。”

  “是谁派你们来的!?”吕玲绮怒喝。

  “是军师让我们来的。”两人唯唯诺诺,不断后退。

  吕玲绮眸子一转,一步赶上前,冲着两人裆下啪啪就是两脚。“嗷!”

  两人抱着裤裆就蹲了下去。

  “陈宫胆子不小,竟敢谋反!”

  吕玲绮喝了一声,将四人给绑了起来,自己迅速披衣上甲,提枪往外走去。

  “玲绮!”

  严氏就在门外等着,见此匆匆而来:“你要去作甚?”

  “陈宫谋反,我要把他拿下!”吕玲绮道。

  “公台哪里会谋反,你不要乱来。”

  严氏知道吕玲绮的性格,这丫头借机发挥,搞不好又要弄出什么幺蛾子来。

  可她只是个普通妇人,除了能和吕布交手外,哪里是吕玲绮的对手?

  吕玲绮一把将其推开,直往府去。

  沿途众人不敢阻拦,纷纷让开。

  把守大门的护卫倒是冲了上来,让吕玲绮将枪挑飞。

  正想一枪刺下去,又觉杀的终究是自己人,故将枪收住。

  走过去冲着裆下就是两脚——啪啪!

  “嗷!”

  一路哀嚎,此起彼伏。

  深夜,陈宫尚未入眠,还在焦急的等待着消息。

  “怎么还没消息?”

  忽然听到外面有了动静,陈宫惊喜转身:“是得手了吗?”

  “哎呦!”

  话音刚落,一排守卫飞跌入门,凄惨哀嚎。

  赤红人影走入门来,怒指陈宫:“陈宫,枉我父亲对你信任无比,你竟敢谋反!”

  陈宫又惊又愣:“小姐何出此言?”

  怎么没抓住这丫头?

  这丫头来这一出是要干嘛?

  “少给老娘装傻,把印信和兵符拿过来交给我保管!”

  吕玲绮枪一点架在陈宫脖子上。

  陈宫明白了,感情是冲这来的。

  “小姐要这些东西作甚?”

  “提防你造反,先放在我这保管!”吕玲绮煞有其事,道:“拿过来,不然一枪刺死你!”

  “玲绮不要造次!”严氏一路赶来。

  陈宫可是吕布的智囊,地位非凡,不是随便能冒犯的。

  不过好在陈宫也知道吕玲绮的性格,并不为此着恼,反而笑道:“小姐若认为我造反,那便将我杀了吧。”

  “你!”吕玲绮咬了咬银牙。

  她当然不会真的刺死陈宫。

  “命我先不要你的,等他回来发落,你先把东西给我!”

  陈宫摇头,道:“东西不能给你。”

  说着他看了一眼门口,心里松了一口气。

  王楷已经带着大批人马过来了。

  “你给不给!?”吕玲绮有些怒了。

  “不能给。”陈宫坚持摇头。

  吕玲绮望了望门口,也急眼了,一步上前,抬起长腿——啪!

  陈宫浑身一抖,两眼一瞪,腰一弯——

  “嗷!”

  走到门口的王楷吓得一个激灵,连忙躲到门后。

  “叫人夜闯我闺房!”

  “还想趁黑把我拿下!”

  “竟敢对老娘图谋不轨,再给你一脚!”

  吕玲绮以此为借口,才好对陈宫下手。

  陈宫要害被创,实在扛不住。

  吕玲绮从桌案上取走印信,直接往门口冲来,王楷不敢阻拦。

  她揣着印信,一路奔向兵营!

  “陈宫有谋反迹象,先把府门封住,不得任何人出入!”

  “准备干粮,随我驰援卢奴!”

  她的眼里满是兴奋之色。

  早就想一展拳脚了,机会终于来了!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jogzz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jogzz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