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8章 泥阳血战,王平功成_三国:小乔,把你姐叫进来
笔趣阁 > 三国:小乔,把你姐叫进来 > 第678章 泥阳血战,王平功成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678章 泥阳血战,王平功成

  溅起的部分,渗入鼻中,扬于脸庞,像是在脸上打了个膜。

  盖在五官,透过肌肤,无死角亲密接触。

  倒灌的部分,更是精彩。

  入口之后,如金色瀑布,先酝于口中,随气息一吐,趁机杀入咽喉——飞流直下,回荡胸腔,好一道苍茫黄河!

  金汤刚入锅不久,只是温热,谈不上烫嘴。

  但因为恰到好处的加热,使当中原本就不低调的气味,彻底爆发,引燃了味蕾。

  奇妙的感觉在口腔中迸发,在咽喉与胸腔之间回荡,又顺着这口气息,直冲天灵!

  大叫之后,楼班浑身震。

  到了……哦不对,倒了!

  “呕!”

  楼班一仰头,张嘴狂吐,肠子都要呕了出来,像是被剥走了所有力量,瞬间跌落马下。

  部下哗然,纷纷来救。

  城楼之上,王平大笑:“楼班,这滋味如何啊?”

  楼班抬起头来,正想开口,胸腔又是一纳:“呕——”

  “哈哈哈!”

  “别吐了,这玩意新鲜着呢,晚上才拉的。”

  王平实在忍不住。

  楼班一动:“呕——”

  看他这架势,几乎是没法正常开口说话了。

  虽然是乌丸人,比较野蛮,但好歹也是王子不是?

  这玩意,他是真受不了。

  “大王!”

  关键时刻,起先给他翻译的直男站了出来:“您咽下去!”

  楼班满脸黄,唯有一双眼在外,闻言立时一瞪!

  “您先别急,听我说。”

  直男分析起来:“有些东西,你要是含在嘴里,洗不干净,就一直觉得它恶心。”

  “这要是咽了下去,自己吃都吃了,还怕嘴里有屎吗?”

  “您咽一口,保管不吐了!”

  楼班眼珠子转了转,似再说:当真?

  这位点头如捣米:“您吞一个试试!”

  “ho~”

  一口气未吐,嘴里东西汇聚,咽喉口直接冒出了一个泡泡,咕噜了两声。

  楼班把心一横,一口吞了下去。

  “怎么样!?”直男眼睛发光。

  楼班身体又是一哆嗦,张嘴想吐。

  “别张嘴,闭上!”

  “深呼吸。”

  “把那种感觉压下去,马上就好了。”

  直男指挥道。

  不一会儿,楼班睁开了眼睛。

  接过毛巾,擦了一把脸,看向直男。

  “怎么样?”直男再次问道。

  “嗝——”

  (给我恶心的~~~不写了)

  别说,还真挺管用。

  “王平!”

  楼班收敛心情,怒视城楼上。

  “咋了?没吃饱?再来一瓢?”

  王平捂着肚子大笑,道:“楼班,半夜过来不容易,你带着他们来是吃夜宵的吧?”

  楼班大怒,锤一举,指着前方。

  “吃!”

  乌丸人刚想举起兵器吼两声。

  一听到这个字眼,生生咽了回去……

  察觉到黑暗中诸多目光落在自己身上,楼班羞愤再涨。

  “杀!”

  “杀!”

  众人跟着大叫,士气却很一般。

  大家都清楚,城头上准备了金汤。

  算算时间,现在应该煮沸了?

  “上啊!”

  没办法,领导自己都吃了一口半热的先。

  现在自己这些卖命的,还不得去吃更热的?

  乌丸人心里也清楚,除了打破泥阳,他们可能没有别的活路。

  投降?

  鲜卑就是前车之鉴!

  冠军侯屠戮鲜卑,被乌丸领导层渲染的更为恶劣。

  和周野的人对阵,他们不敢动投降的念头。

  攻城之战,开始了!

  “来,来的好!”

  王平拍着城垛大叫,道:“把锅抬过来,别凉了,让他们吃上热乎的!”

  “抬过去!”

  乌丸人冲到下方,上面金汤如瀑,打将下来。

  “啊!”

  惨叫声立时响起。

  真被滚烫金汤打上之后,哪还管得了恶心不恶心?

  痛楚才是第一感受!

  金汤打近处,箭矢射远处,双方初一接触,便已打到焦灼火热。楼班披黄督战,让人车轮而攻,轮番压去。

  自己人多,而王平人少,他要用这种方式,拖垮对方!

  虽然压力大,但王平也尽量让麾下士兵轮歇。

  连攻到第五日的时候,楼班的人终于初次登上了城墙。

  原因所在,是王平守城的家伙消耗的差不多了。

  到了这时候,攻城的人在付出代价后终于登城,肯定要亡命的冲。

  守城的人疲惫又恐惧,但为了活着,也只能拼死抵抗!

  双方短兵相接,人数开始疯狂消耗。

  王平亲自掌刀参战,浴血全身,始终不退。

  一波杀了下去,一波又冲上。

  攻城的人数也因伤亡锐减,今日失一千,明日失八百……

  守城的人,也在进入短兵战后开始损失:今失二百、明日失三百……

  泥阳小城,战况前所未有的惨烈。

  达到第八日的时候,守军没有等到援军,乌丸人也没能打破城池。

  泥阳城内,军心已有些松动。

  按理来说,大军支援绝对赶到了,为何还不见人来?1

  “再坚持两日!”

  “两日之后,便是胜利!”

  这一次,他告诉王进信中真正含义:守城十日。

  八天过去,还剩最后两天。

  坚持,便是胜……活路!

  王平一身是血,持遍染朱红的大刀走来,刀指城墙,气势骇人。

  “自此刻起,我将立城两日,不休不眠!”

  “两日之后,若依旧无活路,我先自刎,诸位提我头颅出城,换取一条活路!”

  众人为其血气所振,再提精神。

  “愿随将军死战!”

  城下,因负伤和死亡战斗减员,导致楼班麾下直接投入战斗的人,已要跌破万字关口了。

  因为接连失利,前进无法打破王平,军中士气非常低迷。

  招来的乌丸助战之人,也争相散去。

  血战多日,分兵之后的诸葛亮依旧率领本部从正面渡河,击垮了楼班布置的防守部队。

  除俘虏和阵亡部队之外,其他人开始往他所在溃退。

  如果速度够快,半天就能赶到这里。

  王平慌,楼班更慌!

  “并州传来消息没有?蹋顿怎么说!”

  楼班几乎嘶吼着开口,眼睛血红。

  “通往并州的要道已让张郃截住。”

  “南面赵云来袭,单于分兵堵截赵云,暂无过多兵力打破张郃封锁,支援我等。”

  完了,援军没了!

  “大王,我们投降吧!”有人道。

  楼班冷漠的扫了他一眼,提起锤来。

  噗!

  一锤将他头颅打烂。

  “再言降者,杀!”

  染血的锤子,最后一次指向泥阳城。

  “最后一日,务破泥阳!”

  同时,他做出了一件惊人之事:将伤员后调,让他们去抵抗诸葛亮!

  诸葛亮兵力分散了,但依旧是主力。

  让伤员打主力,这显然是送人头的行为。

  楼班这么做,只有一个目的——给他争取时间,打破泥阳城!

  至于到了那之后,伤员会不会逃窜,他管不着了。

  只要能稍做阻拦,便有价值!

  随后,他发动了对泥阳城的最后一次攻击。

  第九日!

  泥阳血色浸染,矮城上下,一片惨然。

  城垛上,挂着尸体,血水附墙流淌而下。

  城墙底下,堆砌着人与战马的尸体,几乎盖至城门高处。

  土城四处有缺,土石和血已染成一色。

  遥远看去,这座小城,已化作了朱红之色。

  似有血气氤氲,腾腾而起。

  乌丸军撤了下去,直接换方向行进!

  城楼上,坚守的人,一个接一个倒了下去。

  躺在血水中,呼呼的喘着气。

  因体力过度透支,身体在发颤。

  遍是人尸的城垛上,还立着一道身影,手持大刀,凝视退去的乌丸军。

  “走了吗?”

  许久,他才开口。

  目光换了一个方向,看向北面。

  “还没到……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jogzz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jogzz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