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81章 所向披靡,所当者破_三国:小乔,把你姐叫进来
笔趣阁 > 三国:小乔,把你姐叫进来 > 第881章 所向披靡,所当者破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881章 所向披靡,所当者破

  曲侯话刚说完,面前出现一道黑影。

  “谁!?”

  对方举起了兵器。

  曲侯大惊,急忙抬剑。

  噗!

  来人一戟挥下,将曲侯斩翻在地,踏步挥兵,兵器如夺命镰刀一般扫来。

  曲侯身边半睡的军士还没动手,便被纷纷砍刀。

  “杀!”

  杀声骤起!

  正在美梦中的吴军吓得翻出帐篷,却在黑夜里摸不清哪个是敌军。

  只听到挥刀声不断传来,被砍的人满地爬,没砍的到处跑,从张辽杀进来的地方,整个大营开始乱了起来。

  因为制度问题,孙权的部队指挥系统很难统一,一旦出现突发情况,将和兵都对不上一块去。

  被惊跑的吴军士兵有的跟自己人撞到一块,抡起家伙就往上瞎招呼。

  “那是自己人,蠢货!”

  督军大怒,把瞎搞的人砍翻。

  这下好了,大家手都不敢动了,一窝蜂跟着乱跑。

  诸将皆醒,纷纷提兵器出帐,呼喝各部恢复制度。

  “敌军人少,不必惊慌!”

  “不要乱,都不准乱!”

  “忽奔蹿营者杀!”

  大家都待在营帐中,等对方冒出来,那要对付起来倒是不难。

  怕的就是这种乱象!

  问题大军总体素质跟不上,不是你将军喊停就停的。

  老子又不认识你,不是吃的你家饭,你他吗算老几啊!?

  孙权也被吓醒了:“还真让吕蒙给说中了!”

  “大王勿忧,张辽人少,难成大患!”

  “张辽卧病在床,来的只怕是那王凌。”

  步骘张昭匆匆走了进来,他们已经安排人马出去围剿了。

  轰!

  就在这时,孙权大营外忽然被点起了火,照亮了张辽一行前进的路!

  “快挡住他们!”

  吴军乱的乱,支援的开始支援,大家都冲在了一锅粥。

  靠的近的将领,带着能够指挥的动的人马,率先迎向了来袭者。

  “朱然在此,谁敢寻死!?”

  朱然大叫,挺刀冲来。

  张辽不答,挺长戟率众军一拥而上。

  一照面,朱然亲兵倒了一地,吓得都往后退。

  “好生厉害!”

  朱然惊的面色苍白。

  “主公勿忧……朱将军已去了。”

  “只要有一部截住,便可将其围困,他这是自投罗网。”

  帐中两人道。

  孙权喝水压惊,轻轻点头,随后道:“孤在想,这王凌自寻死路,是不是给张辽争取逃脱之机?”

  “这……可能不小!”

  话刚说完,帐外声连声的喊来:

  “朱将军败退!”

  “朱将军部败退,敌人杀来了!”

  “大王当心,敌至!”

  “这王凌这般凶悍!?”张昭吓了一跳。

  “夜里仓促应战,难尽全力。”

  步骘摇头,道:“快传话出去,说来人是王凌,不必惊慌。”

  敌人名气大,自己人压力就大。

  现在被突袭,首先被压制的士气,解决士气问题就好办了。

  孙权拍案起,朗声道:“传孤话!”

  “来人无名小辈,病夫张辽龟缩城中。”

  “速斩来者,再除病夫,重重有赏!”“喏!”

  传令官刚从这边大帐跑出去,外头吼声如雷:“吾乃雁门张文远是也,鼠辈孙权,速与某来共决生死!”

  探兵从外头一路往大帐跑来:“来人雁门张文远!”

  “什么!”

  帐中三人皆骇。

  “他不是卧病在床吗!?”

  情报持续了这么久,并且经过了反复验证,这还能有假?

  “张文远休要猖狂,潘璋来也!”

  潘璋在北大营,距离孙权所在比较远。

  听到张辽突袭,顾不上大部队,率领亲卫就第一时间赶来了。

  带着人,从侧方冲向张辽部。

  张辽命都统带领二队继续前进,自己骤然转头,迎战潘璋。

  “今已数百人入敌营,胜者名流万古,败则长眠此地!”

  “辽才封上将,尚不惜死,诸军可愿随我死战,以报大王?”

  张辽阔步挥戟,高声大喝,向前杀去。

  遭受冲击面的部队同时回头,大声应道:“愿随将军死战!”

  张辽的战术很暴力——抓住空档,直接撞进去!

  他的兵士如钢刀一般,嵌插入潘璋的部队,贴身冲撞。

  潘璋军哪见过这个架势,上来就给打懵了。

  张辽挥长戟,怒战潘璋。

  斗不至十回,潘璋招架不住,抽身败走。

  孙权大帐内,消息是这样来的:

  “大王勿忧,潘璋将军来了!”

  “大王当心,潘璋将军被击退了!”

  ……

  “大王勿忧,朱然潘璋将军再至。”

  “大王不好了,两位将军溃败!”

  孙权那张脸,那是白了黑,黑了白,阴阳起伏。

  张辽所部冒死突进,长驱直入。

  受惊的吴军难以抵挡,基本上就是象征性的拦一两下,然后被击的往两边溃开。

  孙权、张辽,距离已经不远了!

  陈武突马至张辽跟前,猛见对方,吃了一惊,随即喝道:

  “张文远休伤我主!”

  “那便先伤你!”

  张辽大喝一声,一戟刺去。

  陈武接住时,坐下马被张辽部众刺倒。

  不等陈武起身,张辽手起一戟,将其刺死!

  (陈武:东吴猛将,十二虎臣之一。)

  “杀!”

  辽身披甲、甲披血,一身暗红,再突向前。

  他时而冲杀,时而高声大喝,呼喊部队像自己靠拢,始终将突击队凝成一体,化作一柄钢刀。

  一路披靡!

  所当者破!

  孙权大营口的布置被直接冲开!

  张辽立在营口,大喝道:“孙权鼠辈,你屡放狂言,如今张辽在此,可敢来与我决死!?”

  “孙权鼠辈,可敢与张辽决死!”

  帐内,孙权胆战心惊,已面无人色,两股战战,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他确实是个政治天才,但他这无法掩盖是他是个战场新人的事实。

  才登王位不久,还没过足瘾呢;第一次上战场,敌人的刀就要到自己面上了?

  周泰应声而出,去斩张辽。

  诸军势如破竹,随张辽一拥而上,几乎将他冲落马下。

  只照面中,周泰身中数刀,遍身是血!

  “杀!”

  张辽已经砍红眼了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jogzz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jogzz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